上一篇 下一篇
[全职高手][周叶]白玉京(49)

嗷嗷嗷:

方锐努力睁开眼睛。

这和它了解到的知识完全不一样。生平第一次,他知道有人面对比自己高了一个境界的敌人时,还能够正面对抗。

莫楚辰也瞪大了眼,他也不信能抓准时机、只丢出一只狐狸就离间了俩金丹的人会是脑子坏了……所以,自己的眼睛坏了?

叶修手中的战矛已经完全燃烧起来。

刘皓冷笑着,一巴掌拍了下去:“蝼蚁撼树!”

表情一直很紧绷的“蝼蚁”忽然间放松下来,还歪了歪头,冲他笑了一笑。

刘皓心中警铃大作,然而此时想要收手,却是来不及了。他只能全力催动飞剑,力图在变故发生前拿下叶修。

剑光陡起的同时,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。

清脆的金铁交击声响起,火舞流炎瞬间黯淡了一大半。叶修对金丹高手御使的飞剑毫无抵抗之力,被一剑贯穿了左肩,顿时血流如注。

然而他还站着。

刘皓却出人意料地倒下了。

方学才谨慎地后退了很远。

叶修的身边环绕着一枚状若棋子的黑色法器,正划出道道难以看清的轨迹。因为太暗太小,不细看几乎瞧不出来。

就是这枚不起眼的黑子,重创了已经金丹境界的刘皓。

方学才思索,这大概是就是他压箱底的救命之物吧。这种只差一步就能进入法宝阶层的灵性法器,十分罕见,能够伤到金丹也是正常。轮回毕竟是个大宗门,能和周泽楷一起行动的弟子想必也是极受重视。

叶修没有拿这件威力惊人的法器去挡刺向自己的飞剑,而是直接用来攻击飞剑的主人。

金丹都是有数的,不会突然冒出来。叶修在进秘境之前也做过功课,没听说嘉世这一批弟子中有金丹高手。他笃定刘皓是进入秘境后刚刚突破。

那么他就有机会。

人可以随时突破,但是本命法器不能立刻就得到提升。

金丹之前,刘皓修行时间再长,积累再深厚,也不过和他现在一样是筑基期。在本命法器的炼制和使用上,其实和其他筑基期的修士也差不了多少。

火舞流炎绝对抗不住金丹高手一击。但是勉强抵挡一柄停留住筑基期的二品或者三品本命法器,还可以一拼。

方锐在他回头的时候就开始摸储物袋,现在正拼命往他的伤处倒药。

方学才只是眨了下眼,就明白了对方的目的。伤十指不如断一指,他这是直接硬碰硬,用自己受伤换刘皓的重伤,夺走了刘皓的战斗力。

至于他自己的战斗力,那只小狐狸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后,已经又往伤口上倒了半瓶子的药水,这会儿血都止住了。脸上连笑容都没褪。

这家伙胆子真大。方学才有些惊讶。如果刘皓的本命法器不是还没来得及祭炼,他可就要把命留在这儿了。就算他的暗棋能伤刘皓,他的法器挡格不住飞剑,还是要死。

“他这是想烧灵石……杀金丹?”不说方学才,其他修士也看出来叶修的打算。大家的内心纷纷涌起一阵无力感——人家带着大量天价灵丹妙药呢,只要吊着一口气不死,瞬间就能回满血。

这种拼谁更有钱的战斗方法倒是见过,但是他们从没见过越阶斗法烧灵石还管用的——毕竟少有人能在境界压制的情况下挨上一击还不断气——今天可算开了眼界。

所有的人都看向方学才。这是他们最后一个金丹了。

方学才在看那枚飘来飘去的黑子。刘皓被攻击时不可能不抵抗,就这样还被直接重伤。他实在不敢大意。

双方又僵持了几个呼吸。

叶修得到了喘息的机会,连惨白的脸色都重新红润起来。

“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感觉到体内的暖流,叶修好奇地问眼泪汪汪的方锐。

“灵石。”方锐嘤嘤嘤哭着说,“八千颗……一口就没了……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贵的东西……”

为了不再刺激它,叶修决定保持沉默。

叶修一边保持着沉默,一边向后退了半步。

方学才没有跟上来,他不想为了一只狐狸冒险。尤其是他仔细推算,惊恐地发现对方如果肯同归于尽就有可能杀死自己之后。谁也不怀疑叶修有同归于尽的勇气——两个金丹人家都没怕,还怕剩下的一个吗?

叶修成功地摆脱了追兵,至少是暂时性成功。

方锐指着那枚黑子问:“掌门大大,这是什么?”

“碎霜。”叶修在黑子上点了一下,小黑子立刻凹进去一点,仿佛水银的质感。这软趴趴的样子让他立刻想起当初小世界里萌萌哒玄衣小道童。

周泽楷确实被召唤走了,但是他留下了本命法器之一。

手中有底牌,叶修表现得十分有恃无恐,不仅干翻了刘皓,也成功吓退了方学才。

周围再也没有窥探的视线,叶修总算能收回水波状抖动的小碎霜。它还只是个法器,没有灵识也不能化形。刚才虽然重创了刘皓但是自己似乎也伤得不轻,现在只能团在叶修的玉府中慢慢恢复。

碎霜是周泽楷的本命法器,叶修没办法祭炼它,也没办法给它温养。

“碎霜是什么?”

“你家小圆的灵宝。”叶修不假思索道。

然后他们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周泽楷。他无声无息站在阴影里,叶修根本没发现。换句话说,他也没那本事发现一个隐匿气息的金丹大大。

“……小周啊,以后别吓唬人。”叶修弯起眼睛冲周泽楷挥了挥手。虽然只分开了短短的一会儿,但重新看见完整的小周,他的心情依旧十分愉悦。

周泽楷站在那里,看了他半天,才微微冲他笑了笑,仿佛也十分愉快。

叶修完全不知道他在笑什么。要回应自己的话刚才就该笑啊,慢吞吞等了半天才笑是什么意思?

方小狐狸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:“小圆你去哪儿了?刚才好险好险,差一点我们就死……嗷呜!”

叶修把它塞进了怀里。

方小锐看不出来,把他从小养大的叶修可看出来了,周泽楷现在看着很淡定很平静和往常没什么两样,但实际上正处于暴怒前的低气压。刚才那个奇怪的笑容就是前兆。

好好的又生什么气啊。叶修百思不得其解。

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。明明一切都很好,比他回来前预想的状况要好太多了,怎么还是觉得很烦躁。不过看着叶修疑惑的眼神,他还是努力压抑了一下怒气。他不想吓到对方。叶修说黑子是自己的灵宝——真仙才有灵宝。

对一个只有金丹境界的修士来讲,直接将“证道”这两个字宣诸于口,实在是不知好歹。哪怕他是个少年成名的绝世天才……也更像是一个狂妄的笑话。可叶修没有既迎头泼冷水,也没有空洞的勉励,只是说了一个表示信服的“好”字。奇迹般的,让周泽楷实际上已经沸腾到极点的内心稍稍平静了一下。

面前的这个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不自量力的宣言很可笑,甚至比他本人还要坚信他能够走到这一步。现在他连“灵宝”都随口说出来了。

这样不负责任的信任感却令周泽楷感到异样的安心,也有了无尽的动力。当初那个“好”字仿佛是两人达成了一个秘密约定,而他现在要去抓住一切机会完成这个誓约。

不过在那之前……

他把叶修拉过来,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,确认伤口早就长好了才放心。

叶修好不容易打消了小周回去宰掉那一堆人的念头,他们继续向着秘境的中间位置赶路。

因为发泄怒火的途径被堵,周泽楷黑着脸不说话,叶修只好主动挑个话题问:“你把碎霜借给我,那荒火呢?”

周泽楷看了看他,一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叶修以为他没听清:“我还没见过荒火。”

周泽楷怔了一下,随即明白了。就在叶修以为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时,一团银白色的光点飞了出来,轻轻落在叶修面前。

叶修伸出手指,也在这枚白色的棋子上点了点,微笑着跟还没有开窍的灵宝打招呼:“你好小火,我是小霜的朋友。”

黑色的棋子也飞了出来,在叶修周围打了个转。

周泽楷看着他,微微侧了下头说:“碎霜?”

叶修笑道:“是啊,碎霜小话唠。”

白色的棋子打了个转,周泽楷说:“荒火。”

叶修依旧没有反应过来,还在好奇地问原主人:“荒火和碎霜是一样大还是分大小啊?”

“一样大。”周泽楷回答了他,然后一路上默默看着他把两枚棋子当弹珠,搓来揉去还弹了半天,玩得不亦乐乎。

方锐从叶修的怀里爬出来,跳到周泽楷的身上:“……小圆。”

周泽楷没吭声,不过方锐知道这是让它继续说的意思。

它凑到小圆的耳朵边小声说:“掌门大大是不是不知道不能随便摸别人的本命法器啊?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依旧没吭声。

方锐修为浅薄,离自己有本命法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因此它其实也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不能碰,已经开始说下一件事:“好像也不知道不能随便给别人的法器命名呢。”

此时的叶修并没有意识到,他刚刚给碎霜和荒火取了名字。

评论
热度(506)
©项空月 | Powered by LOFTER